阿基里斯与龟

(由于几个遗留问题,我的钢炼研究一直没有完工……就先拿一篇以前写的东西顶一下啦~呵……呵呵……呵呵呵……)

艺术,就是将技术提升到了远远超越实用的水平;艺术,是真正劳动得来的美丽果实;艺术,不仅是技术上的,也是精神上的。

首先,艺术必须是从那种人人都可以去掌握的普通技术提高而来的,而并不是某个人的特点或是天赋。这些技术的种类是极其宽泛的,甚至可以说是任何一种技术,只要它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而并不局限于常说的绘画、音乐、舞蹈等等(当然这些被通常认为是艺术的主要形式是有其原因的,后面会提到)。比如射箭和倒油可以成为艺术,开车可以成为艺术,打游戏可以成为艺术…我们经常听到的”XX也是一门艺术”,就是这个意思。仅仅依赖天赋的人,就像是不劳而获的懒汉,他们的技术永远只会停留在初始的水平,如果没有拥有相同类型而更高超的天赋的人出现,那他们倒可以高枕无忧地存在下去,但对大众来说也近乎是一种猎奇的对象,一旦哪天大众的兴趣变了,或是有更高超天赋的人出现了,那前者很快就会被遗忘,而且无数的例子表明,这种遗忘往往显得异常的冷酷无情。

第二,艺术必须有高超的技术作为基础,这是需要一个人年复一年坚持不懈的钻研和磨炼才能完成的。天才并不是不学即会,只是学的很快。在某一个领域,只有最顶尖的技术才能称为艺术,只有技术最好的一拨人才能成为艺术家,这东西就像高考一样,是选拔性的,而不像大学里的考试是淘汰性的,这很残酷,但是没有办法。假如有一首曲子需要世界上最顶级的水平才能弹奏,而当你达到这个水平后发现有一千个人都达到了,那么不可能这一千个人都能成为艺术家。不过实际上这种问题是不存在的,因为有一千个人都能达到的水平必然不是最顶级的,这个标准是不断变化的。

第三,艺术所展现的不仅是结果,更是过程。为什么”艺术家”的称号总是颁发给那些年过半百的老家伙?为什么年轻人就算技术再好,在我们心里也不愿意将他们冠以这样一种称号?深思一下会发现,这并不是什么按资排辈的封建思想在作祟,也不是什么忌妒心理所致,而是只有时间才能证明一个人真的是经过了持续不断艰苦卓绝的努力才达到这样的水平,并且不言满足,依旧勤勤肯肯、超越进取,以至终身。年轻人的出名或是成功,往往在于某些由于青春的活力或是流行的簇拥而产生的新潮玩意儿,这些东西多半应该归功于时代的发展,而不是个人的努力,换句话说,在这个特定的时代背景下,就算不是张三,也必然会有李四出现。另外,这样的东西或许是美好的,却未必能持续多久,因为我们不知道那位技术高超的年轻人是否会坚持下去,还是只是一时玩乐而已。对于这样的年轻人,难道我们愿意冒着风险称其为艺术家么,还是看看他们是否能够不骄不躁、精益求精的继续提高再说吧。所以,对于那些付出了人生几十年精华的真正的艺术家们,我们认同的不仅是他们的技术,更是他们的精神,只有拥有了这样脚踏实地、吃苦耐劳、几十年如一日的精神,才能达到那样高超的技术水平,才能真正将技术提升为艺术。或者可以说,”艺术家成为了艺术”。

为什么绘画、音乐、舞蹈等等会被通常认为是艺术?因为这些是从人类最基本的技术甚至可以说是生存本能提高而来的,在人群中基数大,受众广,产生高技术甚至艺术的几率很大,所以说到艺术的时候通常想起的就是这几个。再进一步说,越是常见的艺术形式越是难以达到顶尖的水平,因为练习的人也越多;但这样的艺术形式也越容易流传下去,也因为练习的人多,至于欣赏的人也很多。比如说要成为国画大师远比成为轮滑大师困难得多,但相对的,一百年后也没有人会记得后者。

为什么有”青年艺术家”这种称号?按前面所说的,”青年”与”艺术家”应该是不相符的。有一点需要注意,这类称号大多是由某组织授予的,而不是从大众中自发产生的,这对问题的解释有决定性影响。人类文明进步的过程中,单位任务需要的平均时间缩短,个人能接触到的信息量增加,人口增加导致生存压力增大,总之各种因素致使在现在社会中很难要求个人长期从事艰苦的技术提高。所以在这些可能会成为艺术家的群体中,为了给自己以精神和物质上的利益,便制造了”青年艺术家”这个矛盾的产物,毕竟谁都不愿意饿着肚子没有名气地搞一辈子”艺术”。这个称号满足了很多人眼前的需求,同时也扼杀了很多人未来的需求,源于无奈的产物,最终也走向了无奈。更苛刻一点说,这是个自己颁给自己的奖,跟大众是不是这么认为的没有关系,说到底是自娱自乐的玩意儿。这是社会发展必然会产生的,原因和背景都太庞大和复杂,我这点儿理解和表达能力过于局限,就打住吧。

说了这么多,都还没有提到<<阿基里斯与龟>>,怎么说这也算是篇观后感吧。其实上面所有的都是它带给我的对艺术的思考。这部片子的可贵之处就在于讲述的并不是一个人通过努力最终成为艺术家的故事,而是最终也没能成功甚至是很失败却一直在笨拙地努力这样一个可怜却又感人的故事。它让我们看到,现实中不能达到顶尖的人才是大多数,或许他们有这样那样的缺陷和问题,但当你看到他们仍然像飞蛾扑火一样重复着过去的错误时,却没有办法责怪,因为这样纯粹的坚持本身就是值得敬畏的。北野武讲的是真知寿的故事,或许就是他自己的故事,其实这已经并不只是”他们”的故事了,或许就是”我们”的故事。

wall cloud Darieuxova .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分类

作者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