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为什么好看:表情、拟声、宝冢和钝感力(下)

日本漫画为何好看呢?中野晴行的《动漫创意产业论》中就以MSN驻日的外国记者不可思议的问题开篇。公车上,7-11里, 背书包的小孩和拎皮包的工薪阶层并肩站着翻阅厚厚的漫画杂志,景象奇特到令人费解。即便到近年在中国,亚洲,欧洲,全球都大受欢迎的程度,全民漫画,大街小巷充斥漫画的“不可思议国度”也只有霓虹国呀。
阅读全文

日本漫画为什么好看:神奇的“留白”(上)


前几日在三联推荐书目中看到有趣的书:《日本漫画为什么有趣——表现和“文法”》,作者是“一千元纸币——夏目漱石”的孙女——夏目房之介。其中,夏目举例说明“不仅是空白格的‘间白’”的运用。“套用、重叠、强调间白”的分格法是日本漫画的拿手好戏,实际作用为“弱化时间的感,渲染非常微妙的情绪,轻微漂浮感的气氛,如酩酊般暧昧的主观情绪”。这些被作者称为“二战后日本漫画中女性固有的,被另眼小看的表现手法”却发展成为日本漫画最具吸引力,JUMP系中最让人难忘,“支撑起日本漫画心理描写的深度”。那么,下面分别从少女漫画和少年漫画,在“留白”的角度,谈一下日漫神奇的吸引之处。

阅读全文

CCG2011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游记

炎热的七月,各种ACG活动在魔都热火朝天地展开,由于原因1、2、3,这篇文章晚了十几天。CCG中文简称“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7月7日至11日在中国馆办展,原本拉了动漫社驻魔都办事处干事8号去的,结果这位同志感冒了,所以拖到11日,然后他继续病危中,我只能表示压力很大……由于11日去的时候是中国馆办展的最后一天,有些展位都已经撤了,但气氛还是很不错的。

阅读全文

手冢治虫短篇漫谈(二)虎之书

比起被责编每周人盯人战术,时不时塞罐头出来的多达十几年的漫画长篇巨制,短篇的自由度要高许多。像哈利波特里头邓布利多校长的冥想盆一般,想到什么,抽出一丝丢进去,是作者活跃思维的最好容器。以高效多产闻名的手冢大神的短篇作品也一张A4纸也打不完的,比起之前提到过“百万马力人类的好伙伴阿童木”这样被误读到作者也就抱头泪目无可奈何的巨制,手冢大神的短篇简明扼要直达主题的多。

阅读全文

手冢治虫短篇漫谈(一)弃医从漫的贝雷帽。

 

那么,这篇文章的起源是无意中站着看完了一本《手冢治虫——我的漫画人生》的书吧。

谈到日本动漫,一定要提手冢治虫;好像看电影不能说喜欢看斯皮尔伯格要说最近重温了一遍伯格曼;不能说喜欢看书,要说文学和米兰昆德拉。“手冢治虫”这个亿人皆知的名字,是在日漫界分割“小白”和“专业人士”的标志。

和任何一部“必须要读的100部经典”的命运相同,手冢老师的贝雷帽和穿着红短裤的阿童木,成为和KFC和M大叔一般的LOGO标识化的象征。知道的人越来越多,愿意去看的人比任何时代都要少。“哦,手冢治虫嘛!大日本漫画之父嘛!”互拍肩膀,哗哈哈大笑一阵。然后远目。也是我们时代的特别属性。

阅读全文

分类

作者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