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为什么好看:神奇的“留白”(上)


前几日在三联推荐书目中看到有趣的书:《日本漫画为什么有趣——表现和“文法”》,作者是“一千元纸币——夏目漱石”的孙女——夏目房之介。其中,夏目举例说明“不仅是空白格的‘间白’”的运用。“套用、重叠、强调间白”的分格法是日本漫画的拿手好戏,实际作用为“弱化时间的感,渲染非常微妙的情绪,轻微漂浮感的气氛,如酩酊般暧昧的主观情绪”。这些被作者称为“二战后日本漫画中女性固有的,被另眼小看的表现手法”却发展成为日本漫画最具吸引力,JUMP系中最让人难忘,“支撑起日本漫画心理描写的深度”。那么,下面分别从少女漫画和少年漫画,在“留白”的角度,谈一下日漫神奇的吸引之处。

少女情怀总是诗

“留白”(间白)正如夏目房之介在书中所说,是最初由少女漫画发展,并茁壮成为整个日漫的代表风格。对少女漫画的了解基本在茫然的初中时代。爱情故事嘛,摊手,如果说“闭上眼睛!少女漫画!”直接反应在脑海中的,应该不是簇拥在玫瑰花中一转头的梦幻男主角,和有着星星图案的占据一半脸孔的少女的闪烁瞳仁,最直接的感觉,应该是思绪万千,清新隽永的少女情怀。

1、  CLAMP的“四叶草”

 
CLAMP几位神大婶的风格确实迥异。已下巴尖得挑螺蛳,倒三角,水汪汪的大眼睛闻名的是其中最为著名的风格。team中也有清新简介的风格。(团队和组合就是好啊,环肥燕瘦任君挑选,陡然想起AKB……)早期的短篇集简单到稚嫩

少女情怀总是诗。神团体CLAMP中五十岚早期的漫画集同名。和日后华丽丽的世界末日X战记;或者绚烂通透的彩色墨水风格不同的,五十岚的短篇更像被作为书签或信纸的日系插画。与其说淡雅,不如说微稚嫩的清新。不同一根根美丽的毛发,层层叠叠帆赛玫瑰的蕾丝,倒三角身材的男主角一汪汪清水的眼神。褪去复杂的修饰的少女漫画,更像是中国古代的“白描”手法,干干净净。

 
CLOVER是CLAMP难得可以看许多遍的作品。爵士、后现代、分镜头的分格,还有大片的留白。现在看来依然独树一帜。

CLAMP的殿堂级大婶们的代表作中,最具电影画面感的留白神作,个人认为,应该是《CLOVER》(四叶草)吧。两色风景君在今年的“漫画手札”中也写下重看的评论:“这是几年前刚开始看Clamp的时候看的一部,那时居然看不懂讲啥,就留下了一个“明暗对比强烈”、“分镜很赞”的视觉印象。……说真的,虽然我不觉得这是个多出色的故事,但靠着大量如诗如歌如泣如诉的念白或呻吟烘托营造出的情境气氛以及叙述与绘画上淋漓尽致的白描技法,倒是令我对Clamp的艺术造诣刮目相看,她们也是可以画出这么让人觉得有品位的漫画的。”


这些看似简单的“格子”和空白。究竟阅读的顺序应该如何?这些格子只是为了划分画面有没有其他意义?版式排列的位置有特殊的涵义?对话框表达的是人物的语言还是内心的独白?港漫和美漫满满当当的画面是无法营造这种心理层次的效果。

如果初中,或者本性较晚熟的高中看这套《CLOVER》也只会留下王家卫《东邪西毒》那般混沌不清,他日聊起,还得点头装B“嗯嗯!我看过我看过!超赞的!” ,实际内心却是“什么很艺术很唯美!X的我看不懂呀!这是啥呀!”的掀桌心情。想来中国漫坛中的林莹曾以“超像CLAMP华丽画风”驰骋在(我那个年代)的《卡通王》上,《CLOVER》的灵隽之神韵,却从未被人甚至模仿的像过。

C中大段的留白的版面;干净如黑白两色,摒除灰色中间调的画风;干净地机械的分镜头分格,搭配画风诗意的短语;崩塌颓废的后现代主题,怎样看来,纯白的世界构建的是最黑色的颓然和绝望。这是全页的大特写,巨大的拟声文字,或是剧情高潮处出现的跨页蓝天白云飞奔泪目的JUMP系无法企及的境界。

 

2、  “干净”美学的极致——清水玲子

 
《辉夜姬》中的女主角们,分别代表简约飒爽的女性和传统意义的温柔女性

主题是“神奇的间白”,脑海中直接飞奔出的是(我那个年代,哎)代表人物柴门文,但一提到柴门文就有些微妙,属于少女漫画还是青年漫画呢?[i] 那么,就挑一个不会有争议的少女漫画教主——清水玲子。清水玲子画风的识别度,恐怕在现代都非常之高。前文提到过“白描”的手法,清水玲子就是教科书了吧。无论《人鱼公主》还是《辉夜姬》(竹取物语),光听名字就华丽丽刺瞎狗眼的题材,其中自然不是稻香拂过的乡间景色,宫廷斗争,人神共舞,歌舞升平,血腥杀戮的情景比比皆是,就是在这么复杂的情境下,白描的手法依然勾勒出清水的少女漫画特有的“遐思”。

 
《辉夜姬》取材于《竹取物语》,图兰朵公主的故事同源。白描风格丝毫不影响宫闱神人的华丽和梦幻的意境传达。

最具特色的,应该是“即使看见裸体也不会有邪念”的女主角的人物设定。《辉夜姬》中利落短发,宛若俊俏男生的女主角,排球打得出色,手长脚长下巴尖,让诸多男一号男二号五迷三道不说,上得了战场,华贵如女皇的飒爽之风,真是一阵清风吹散少女漫画pink的胭脂水粉之气,拥有让女孩子看见都脸红心跳的气场。

 
干净地风格,体现在画面,分格,作为叙事的漫画语言中。这个奔跑过去的场景,从主观镜头,特写,到最后的动作完成,没有过多的肢体,对话,内心独白甚至背景。流畅自然。读者在内心已经将它一气呵成补完。“留白”的神奇之处


黑白描写,最富表现力的灰色中间调都不太涉及,清水将自己的人物赋予版画一般的宗教感。

在这部剧中,以“干净”为代表的留白,描绘角色细腻如波纹荡漾的心绪同时,也塑造了干净的让人毫无邪念的角色本身。值得一提的是,清水玲子在单行本最后经常收录对现实中名艺人的画像(还有未被采用的画稿),三笔两笔勾勒的现实人物,也带着画中人超然的气质,“啊,这么干净地人儿,即便是做了可耻的事一定也会被原谅的!”清水的白描功底就能达到这个境界。

 

3、  不停转动的车轮——那年夏天的四叶草

 
留白转动的车轮,在第一话中就出现了三次。一次是开头,第二次是竹本君见到阿久一见钟情时,第三次是结尾竹本骑着自行车在雨中不停向前。这个标志性的符号在之后贯穿了HC的主线。

好的anima应该经得住一遍又一遍的replay吧。EVA这种仿佛红楼梦的绝学未免太仰视,近年接点地气儿,同时让人无比回味,男女通吃的应该就是《蜂蜜与四叶草》了吧。在“泛宅”之前的文章《青春的自行车》中曾经提到《蜂》第一回中,忠犬竹本在乡间的小埂上,一边用力踩踏着自行车,一边想着“”。竹本见到阿久的第一眼,花瓣如车轮般转动,少女的模样仿佛从现实中被photoshop单独抠像出来,除了她,世界都是朦胧的白色,眼神中只有她的纯白的世界。

 
摩天轮虽然没有刻意留白,但作为ENDING的象征,和车轮一样,机械旋转向前,并给读者无尽的思考和遐思。

在剧中另一个重要场景——摩天轮中。竹本也用大段的留白的处理方法,“小时候总喜欢玩游乐园中的云霄飞车,总不明白,慢吞吞的摩天轮有什么乐趣。直到长大了才明白,摩天轮就是为了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慢慢跃过天际。”如果说,留白是少女漫画中惯用技巧,在CG泛滥的当下,能够在动画中坚守住白色的空间,将留白的处理在动画中原汁原味,或者说更进一步的完美表现,是这部剧打动人心的重要因素吧。

一下是分别从《蜂蜜与四叶草》的漫画和动画中截取的对比。羽海野的原作固然上乘,在我看来,动画版导演的二次演绎才让这个文艺小品升格为青春记忆的咏叹调。

第一组:mayama桑注意到,忠犬竹本陷入对阿久一见钟情的爱恋的瞬间。动画将原著中竹本眼中纯洁可爱的女孩放大为一个花瓣一边转动,一边自上而下从阿久头顶到脚面的超长主观镜头的特写。

 

第二组:清楚看到,动画将漫画原稿中,右上角的花朵变成了全画幅的特写。mayama看到陷入恋爱的竹本,自己的心也不由得砰砰跳动。HC经常以细腻空旷的长镜头,和恶搞画面欢快配乐的森田学长的剧情穿插,一张一弛,印象深刻。

(呀,那么后面就是少年漫画的部分了……OTZ)

 

Pages: 1 2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分类

作者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