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冢治虫短篇漫谈(二)虎之书

战争梦魇

日漫中对现实漫画的描述总是饱受争议。嘛,忽想起曾在某个动漫十二讲的影片放送中播放了今敏的“千年女优”开头中出现东北沦陷的场面。被当时社里的才子胡**站起来指着屏幕说:“谁选的片子!你们家当时没有被日本人轰炸过是吧!!”唔,记忆犹新。手冢在《我的漫画人生中》曾经描绘自己站在瞭望台上,头呼啸而过的机群,在燃烧弹和烧焦的尸体中侥幸生存的短篇。只是辨识度太强的自画像,圆葱鼻子和卡通身材男主角,弱化了血肉模糊的战场的冲击力。却因画风和题材的强烈“违和感”(不亚于多啦A梦系列的AV片?)让人记忆深刻。


曾亲身经历过战争的手冢的作品中有大量描绘战争的情节

在“虎之书”系列有一篇纯粹以战争为题材的“加纳”。加纳是一个沉默微胖的中年男人。他搭乘巴士来到偏远的荒凉之地,也是他小学的旧址。在得知校舍即将拆除的前一天,怀着要重游故地的心情,他却见到早已几十年前殒灭在战争中的其乐融融的小学的米娜桑,曾暗恋的美丽女老师,还有枯朽不曾离去的校长。没有诧异和疑惑,加纳和同学们一起唱校歌,吃艾蒿饼。看着这些生动的躯体,加纳回想起战争中被扯裂的四肢,像“西瓜一样被打烂”的女老师的脸孔。女老师说“加纳,你从小就缺乏活力。而我们虽然已经死去了却依然期待可以活下去。”最后,人鬼难辨的老校长一把火烧毁了校舍,惊醒的加纳望着汹汹大火,仿佛浮生一梦,只有口袋中存放着的杜鹃花的花蕊,回想起小时候的老师给予的甜蜜的滋味。


“西田老师的脸像破掉的西瓜”“曾按下决心以后要娶她”……这样的切换有些毛骨悚然


像千与千寻一般,加纳从带回甜蜜的杜鹃花蕊证明“那个世界”的存在。活下来,却止步不停在儿时的岁月中。

在另一篇麻辣香锅型杂烩题材的“O次元的天空”中,哥哥忽然发现弟弟一听到名为“德奥尼拉的天鹅”的交响乐唱片就会陷入真实的梦魇:白色的天空,白色的大树,石墙还有尖叫……仿若前身。为了揭开谜团,弟弟不惜离家出走,最终通过胶片线索哥哥找到世界各地拥有类似情况的同为9岁的“病人”,一行人聚集在越南与乐曲指挥家见面,弟弟的病症竟是前世被枪杀的村民的记忆。当找到真实场景的“病人们”激动相拥在残壁的一隅,“爸爸!妈妈!!”前世久违的亲人相拥而泣。手冢大胆假设了死去人的意念力通过转世重生的科学原理。谈不上新颖,漫画中植入式正儿八经的科学理论的信服度,常惊恐用一支笔就可以制造出真实的另一个世界。


追求至高境界的指挥家,为成功演绎“死之曲”不惜亲历死亡之境


“死之曲”将九年前灭门的越南一家的记忆,投射到今生活生生的肉体中。如钢炼一般,看到过“真理之门”的人。


全世界带着相同转世记忆的9岁孩童簇拥在曾经的家园。“我是爸爸”“我是妈妈”我们永远在一起。

Pages: 1 2 3

4 条评论

  • 铁甲山丘 CHINA Internet Explorer Windows

    啊~好复古的画风,或者说那时候就没有追求画质,完全是用创意主导创作……感觉手冢已经把动漫的题材都画尽了,类型和构思太广泛,大师的思想光芒万丈,照耀我们前进的方向,万岁!

    [回复]

  • 狐狸 CHINA Internet Explorer Windows

    哇哈哈哈,石头这次也是贴图党啊,这回被妖怪掀桌的不只我一个了,那么,这次狐狸的软陶课堂要在建军节前后和大家见面了,这次保证不坑爹!

    [回复]

  • 狐狸 CHINA Internet Explorer Windows

    我收回我的话...我忘了翻页了...

    [回复]

    三代 CHINA Google Chrome Windows 回复:

    呃,没事。比起拖拖拉拉不到最后关头都屙不出文来的我,定期交稿的狐狸在妖怪那里的印象分要好多的多把……贴图党也没事呀。有爱就好呀!!多少华丽丽的贴图让人终身难忘呀……狐狸加油!

    [回复]

发表评论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分类

作者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