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冢治虫短篇漫谈(二)虎之书

比起被责编每周人盯人战术,时不时塞罐头出来的多达十几年的漫画长篇巨制,短篇的自由度要高许多。像哈利波特里头邓布利多校长的冥想盆一般,想到什么,抽出一丝丢进去,是作者活跃思维的最好容器。以高效多产闻名的手冢大神的短篇作品也一张A4纸也打不完的,比起之前提到过“百万马力人类的好伙伴阿童木”这样被误读到作者也就抱头泪目无可奈何的巨制,手冢大神的短篇简明扼要直达主题的多。

阅读全文

手冢治虫短篇漫谈(一)弃医从漫的贝雷帽。

 

那么,这篇文章的起源是无意中站着看完了一本《手冢治虫——我的漫画人生》的书吧。

谈到日本动漫,一定要提手冢治虫;好像看电影不能说喜欢看斯皮尔伯格要说最近重温了一遍伯格曼;不能说喜欢看书,要说文学和米兰昆德拉。“手冢治虫”这个亿人皆知的名字,是在日漫界分割“小白”和“专业人士”的标志。

和任何一部“必须要读的100部经典”的命运相同,手冢老师的贝雷帽和穿着红短裤的阿童木,成为和KFC和M大叔一般的LOGO标识化的象征。知道的人越来越多,愿意去看的人比任何时代都要少。“哦,手冢治虫嘛!大日本漫画之父嘛!”互拍肩膀,哗哈哈大笑一阵。然后远目。也是我们时代的特别属性。

阅读全文

分类

作者

文章归档